性感女郎嫁8旬富翁:我们是真爱哦!奇闻

2018-04-29    来源:未知    编辑:小任
胸大无脑的花瓶,被有钱人肆意玩弄的浪荡人设,金发女郎,一直是很多人眼里标准的美国式美人。这个群体的姑娘们配多金老男人的故事,无数次的在各种影视作品和新闻报道里上演。

胸大无脑的花瓶,被有钱人肆意玩弄的浪荡人设,金发女郎,一直是很多人眼里标准的美国式美人。这个群体的姑娘们配多金老男人的故事,无数次的在各种影视作品和新闻报道里上演。各取所需的奇葩关系,一直是热点的话题。

老男人前脚一走,金发老婆后脚就继承庞大财产的固定套路,听上去十分熟悉。但不是每位金发女郎都有一步飞升的运气,有的姑娘,活了一辈子都没能把钱真正揣进兜里。

(图源:Playboy)

要说其中奇葩的案例,还得讲讲20多年前的一桩婚事。故事里的两位主人翁,一个是24岁的脱衣舞娘,一个是大她62岁的是石油巨富。

(图源:People)

故事的开始想必大家都能猜到。1991年,身价超百亿美元的86岁石油巨富J.Howard Marshall霍华德·马歇尔,在护工的照顾下,坐着轮椅被推进了休斯顿的一家脱衣舞俱乐部。

(图源:Wiki)

已是耄耋之年的老爷子,还想发挥一下“最后的余热”,所以决定跑到脱衣舞俱乐部里看看美人、找找乐子。

也正是这天,他遇到了自己死前的最后一任妻子,金发脱衣舞娘Anna Nicole Smith安娜·尼克·史密斯。

(图源:People)

俗艳的外表,丰满的身材,马歇尔被迷的神魂颠倒。那一年刚好丧偶的他,开始频繁出入安娜所在的脱衣舞俱乐部,每次都一掷千金,只为博红颜一笑。

久而久之,俱乐部的公开表演变成了马歇尔专有的私人点单,安娜成为了耄耋富翁专属的“金丝雀”。他无数次的求婚,希望能抱得美人归,也无数次,被年轻的美人拒绝。

(图源:Giphy)

别看安娜才24岁,她已经结婚6年,是一个5岁孩子的母亲。高中辍学后,安娜历经各种临时工作,最终沦落成了脱衣舞俱乐部的舞娘。身体和脸庞成了她谋生的工具,当厨子的丈夫也不得不头顶原谅色,接受妻子的工作。

(图源:People)

马歇尔他渐渐从安娜专属的客人,变成了包养她的金主。豪宅豪车,钻石首饰,安娜收下各种贵重礼物的同时,也“回炉再造”,做了丰胸手术。

(图源:People)

1993年,安娜和丈夫离婚,第二年,不满27岁的她,嫁给了89岁的马歇尔。她的结婚钻戒,足足有22克拉重,价值上百万美元。脱衣舞娘俱乐部飞出的金凤凰,终于扬眉吐气。

(图源:People)

马歇尔穿着白色西装,坐在轮椅上迎娶了自己的新娘。而安娜的神情,一点都没有新娘子的喜悦。据报道,婚后第二天,安娜就飞到外地工作,蜜月都不屑和丈夫一起。

(图源:People)

马歇尔身边的人说,得知消息新婚妻子飞去工作的他,坐在轮椅上哭了很久。消息一出,震惊了众人。很显然,在这样的婚姻里,安娜抱着怎样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

(图源:People)

这段相差62岁的爷孙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各种争议。安娜从来没和丈夫住在一起,甚至连关系都没有发生过。直到马歇尔死,两人接吻的次数不超过10次。有的人甚至调侃,两人的初吻,应该是在婚礼上…

(图源:People)

但谁都不能否认,看似胸大无脑的安娜,从遇到马歇尔的那一刻起,人生就发生了逆转。因为马歇尔的宠爱,丰胸后,她参加了《花花公子》的女郎比赛,登上了封面。

(图源:Playboy)

因为这次封面,她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很快就成为了知名品牌的专属模特,卧床的广告照让她一夜成名。随之而来的广告代言和电视合约,让安娜成了全美国男人心中的性感标志。

但金丝雀和老男人的婚姻,最终在13个月后结束了。1995年8月4日,90岁的马歇尔在休斯顿去世。人们纷纷开始揣测,金发娇妻的目的达到了。现在,她可以坐拥丈夫的遗产,高枕无忧一辈子。

但安娜没想到,等待她的,是一场跨越近20年,让她经历无数场撕逼破产,到死都没能赢的失败诉讼。

要不说老男人的甜言蜜语都是纸老虎呢,马歇尔在死前,早已立好面遗嘱,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孩子们。换句话说,安娜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图源:People)

被摆了一道的安娜,在马歇尔死后不到一年就提交了诉讼。她说:“马歇尔口头答应过我的,他死后会给我一半的财产,我是他老婆,凭什么不能拿?”在庭上声嘶力竭、哭天喊地的安娜,和马歇尔的家庭开始了多年的纠缠。

(图源:People)

双方最开始在德州的法庭打,但一直扯皮理不清。与此同时,安娜的个人生活也走向了低谷。同一时期,她的保姆以骚扰的罪名把她告上法庭,索赔85万美元。

本就要承担遗产诉讼的她,索性宣布破产,这一招,也被法官考虑进了遗产诉讼里。塑造出单亲、破产的身份,安娜为了捞遗产不惜一切代价。

(图源:People)

看到父亲的金丝雀使了阴招,马歇尔的孩子们也不是吃素的,立马上诉,控告她在马歇尔在世前迷惑老人,骗取遗产。

(图源:People)

你来我往中,两方一路从德州州立法院,打到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和美国最高法院,耗时十几年。在无数次诉讼中,安娜经历了几轮过山车式的判决。

2000年,洛杉矶法院判她赢,可以分到4.5亿美元;马歇尔的儿子随即在德州上诉,法官又判她分文没有。州与州之间的法官,像踢皮球一样,让两家人纠缠在一起。

(图源:People)

这十几年的光景里,安娜不但一分钱没拿到,还欠了一屁股债,身体情况每日俱下。当年马歇尔赞助的丰胸手术,也出现了问题。为了挣钱,她开始借助大量的止痛药麻痹疼痛。

(图源:AP)

钱权名声,争议满满,一边是深陷泥潭的官司,一边,安娜意外怀孕,孩子的父亲是和她有过露水情缘的摄影师Larry Birkhead。2006年9月7日,39岁的安娜生下了女儿。

(图源:People)

但女儿到来的同时,安娜经历了这辈子最痛苦的一次离别。3天后,20岁的大儿子在她产下女儿的医院里,因为嗑药过量而死。

(图源:People)

儿子的死,成了压死安娜的最后一根稻草。欠债、病痛、新生儿的养育压力,把安娜逼到了绝境。

第二年2月8日,安娜因为服用了过量的止痛镇静药物,在好莱坞的一处酒店房间里意外身亡,去世时还不满40岁。她最终和儿子一起,被葬在巴哈马群岛的一处墓园里。

(图源:DM)

但安娜的死,并没有结束和耄耋丈夫一家的纠缠。在律师的坚持下,官司仍然继续进行,直到2011年,美国最高法院终于给这个长达近20年的案子画上了句号。法院最终还是没有把钱交给安娜一方。

直到死,她都没能拿到马歇尔许诺的上亿美元。

(图源:People)

至于安娜唯一活着的女儿Dannielynn,被父亲带回了远离好莱坞的肯塔基州生活。但媒体并没有放过这个可怜的小女孩,从她出生起,小报记者就把镜头对准了她。

(图源:TMZ)

2013年,曾经雇佣过安娜的知名品牌,邀请小姑娘拍摄童装的广告。继承了母亲美貌的Dannielynn,在广告中的样子,和母亲如出一辙,看的人不胜唏嘘。

一个卑微的脱衣舞娘,遇上一个用金钱买美色的耄耋富翁。参杂钱和贪婪,算计与争斗的复杂关系,引发了一连串雪崩似的的悲剧。

也许,安娜的一生正应了那句:“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