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机制倒逼企业做强发展能力营销

2018-04-13    来源:未知    编辑:几米微头条
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书峰 新浪财经讯 4月9日,由新浪财经、正和岛联合主办的2018博鳌新浪财经之夜正和岛夜话在海南举行, 华夏幸福 ( 32.610 , 0.02 , 0.06% )
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书峰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

  新浪财经讯 4月9日,由新浪财经、正和岛联合主办的2018博鳌新浪财经之夜·正和岛夜话在海南举行,华夏幸福(32.6100.020.06%)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书峰阐述了华夏幸福的运营之道。

  张书峰表示,中国的县域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缺产业,华夏幸福正是发现了这个商机,研究了一套模式,给政府提供了“一六 四四”的服务体系。“华夏幸福为政府提供的六大服务,恰好都是政府的痛点,华夏幸福就提供了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张书峰:站在这里压力很大,华夏幸福是一个新兵,第一次站在这个地方,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个新时代的新故事,同时我也想借这个机会揭开华夏幸福产业新城这个PPP模式神秘的面纱。

  提起华夏幸福,有很多说法,有说是房地产商,还有说是搞产业的。今天首先告诉大家,华夏幸福就是一个产业新城运营商。什么是产业新城呢?要从我们国家城市化发展的规律说起。

  华夏幸福在国家城市化发展当中找到了自己的一个商业机会,一个什么样的商业机会呢?我们关注到一个问题,今天我们的城市化高速发展,北、上、广、深大城市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已经在世界上领先了。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有2800个县,还有592个贫困县,中国县域经济的发展现在遇到很大问题。一方面是一二线城市之间发展的差距越来越小;另一方面,中国的县域和大城市、中心城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发现中国的县域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缺产业,也就是说,现在的老县域、老县城,老瓶已经装不了新酒了。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创新发展、要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这些大城市都能做到,因为城市功能配套很强。但是再看看县域,在座的各位可能清明节都回老家了,你们也看到自己的县是个什么样的现状,他们已经承接不了这种新的战略。

  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缺产业,怎么办?对于县来讲,这是非常大的困难,因为不仅仅是深圳这样的城市要做城市更新,更重要的是县域经济更要做城市的更新。如果你的县没有魅力,没有吸引力,没有承载力,没有竞争力,那么你怎么发展?高端的人才怎么上你那儿去?高端的产业怎么上你那儿去?

  现在我们看到京津冀协同发展当中的一个现象,北京很多的高新技术,很多的科研成果,坐着“火箭”就到了深圳,到了杭州,到了南京,根本就落不到河北。为什么?就是北京周边的这些县域没有能力去承接这些创新。所以,华夏幸福就发现了这个商机,研究了一套模式,我们给政府提供了“一六 四四”的服务体系。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服务体系呢?

  “一”是以产业发展为核心,一个县域要发展,最缺的就是产业,没有产业作为支撑,县域发展不起来。

  “六”是给县域提供六种服务,不用政府花一分钱。第一是规划设计咨询,一个区域要想发展好,规划是第一位的。习总书记说一张蓝图绘到底,这个蓝图一定是好的。但是作为一个县来讲,要请这些好的设计公司、好的设计师,是需要花很大价钱。

  第二是土地整理,我们也叫城乡统筹。再一个,县里征地拆迁、安置补偿是非常大的问题,都是因为县里缺钱,没有钱来支付老百姓(74.120,1.512.08%)的费用,没法安置他。但是华夏幸福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安置、解决这个问题。

  第三是基础设施。大家知道城市的基础设施也很重要,没有基础设施,没有九通一平、十通一平,企业也不来。

  第四,城市公共配套。像学校、酒店、医院都非常重要。比如说为什么很多人都知道北京交通拥堵,又有雾霾,又有各种各样的城市病,大家还都往北京挤呢?就因为北京有最好的医疗、最好的教育。这种资源你如果没有,这个地区就没有吸引力。

  第五,核心产业发展。一个地区招不来一个产业,这个地区就没有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第六,城市的运营管理。你做一个什么样的城市,有没有这种运营管理能力?也是很重要的。

  华夏幸福为政府提供这六大服务,恰好都是政府的痛点,政府的资金、人才、技术能力跟不上,华夏幸福可以提出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

  “四”是通过六种服务,正好弥补了县域经济的四块短板:资金、人才、技术、产业。通过弥补这四块短板,给这个县域带来了城市的魅力、城市的吸引力和承载力,还有竞争力。

  同时我们还有一个好的机制,有一个PPP机制,PPP是舶来品,从国外传过来,但是我们看到PPP模式对我们非常好。过去民营企业跟政府之间没有一个正常的结算通道,民营企业在这方面跟政府相比是弱势的,PPP模式解决了这个问题。

  华夏幸福找到了跟政府之间一个特别好的共赢点,我给政府创造新增的财政收入,政府把这个区域委托给我,我就要对政府的财政收入、GDP负责,我要给他创造新增的财政收入,因为我要导入产业,要推动产业发展,给它增加税收。只有我给政府创造了新增的财政收入,政府才会从这里边拿出一部分,按照绩效支付服务费用,所以政府零风险。我不创造新增的财政收入,政府一分钱不给我。这叫愿赌服输,倒逼着华夏幸福要把自己的产业发展能力和城市的发展能力做强、做大。

  具体我们在做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呢?

  第一,规划设计咨询。从规划设计到土地整理,到基础设施建设,到城市公共配套建设,到产业发展,到城市运营管理,城市起步是从规划设计开始起的,到最后城市运营管理收尾,这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全生命周期的产业新城模式。

  通过规划,我们聘请的都是国际最顶级的规划师,比如我在北京周边,就要站在北京这个巨人的肩膀上思考这个地区怎么融入。现在我们看到城市群的发展,基本上都是几个大城市星光闪烁,很多县域现在还是黯淡无光。如何做到让他们融入?首先从规划设计上,要把这些城市跟中心城市和大城市的发展功能对接起来,让它融入,最后形成群星璀璨,而不是单一放光芒,一枝独秀。

  接下来是土地整理,要解决政府的痛点。因为我有产业园,能安置这些老百姓,拆迁补偿都不成问题,而且我有城市化。城市化的进程当中就可以彻底转变老百姓的身份。底下坐着我的老领导李铁主任,他22年前就提出这个理念,如何能够把老百姓解决安置好,补偿好,怎么给他创造就业,怎么给他长期的收入来源,怎么转变他的身份,怎么让他融入城市,这是我们这个模式里边要考虑的。所以,我们把土地整理也叫做城乡统筹、城乡一体。

  基础设施方面,我们没有完全当成是修一条路、种一棵树,而是整体考虑,打造城市魅力。我们对标国外的产业新城去吸引这些产业、人才进来,冲着这个去做基础设施,公共配套。所以,如何把好的资源导入进来,学校、医院导入进来是需要思考的。

  怎么导入产业?我们现在在美国的硅谷、波士顿,德国的柏林、以色列的特拉维夫、韩国的首尔、芬兰的赫尔辛基都创建了创新中心和孵化器,把这些最先进国家的最新技术,通过孵化器,通过华夏幸福的资金实力和我们的技术实力导入进来,如何在这个过程中让它加速,怎么快速地赶紧孵化成功,然后落户到华夏幸福的产业园里,这就是导入产业的一个手法。

  还有就是产学研平台,要思考如何把大学的科研成果利用起来。现在很多技术都成了一个证书、奖杯放在家里,都是因为没有钱,或者是没有人做这种风险投资。我可以把产学研的成果全部导入到华夏幸福的创新中心来,帮助它快速地转化成功,然后落地投产。对好的企业、先进的技术,我就直接收购进来。所以,产业发展能够帮助地方政府快速发展。  最后,城市运营管理,我们叫2.0版本,把城市建在花园里。我们用了从日本和新加坡学到的城市管理的经验,都是县域做起来很费劲的,没有专业人才。我们这个模式就解决了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这样一个困境。

  通过这些运作,使得这个地区经济发展、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实现产业新城的发展目标。华夏幸福这种模式,实际上就是中国县域经济转型升级发展的一个非常好的模式。通过这种模式,华夏幸福在PPP上,财政部已经把我们列为第三批、第四批国家示范项目,在全国90多个区域开展实践。百说不如一看,我们希望大家能够有机会走进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看看这个产业新城到底是怎么回事。通过这个案例跟大家分享新时代下的中国新机遇。

1
3